热点关注

首页 >> 热点关注 >> 热点关注

为何案件靠亲密关系很大无能为力难题

作者:147小编 时间:2022-04-30 13:04:55 点击:16

这首诗的题目颇有些标题党的意味,有人说了,中国那个人情社会,那个现实,凡事不能光讲法律条文嘛,特别是刑事案件,不找亲密关系,光找辩护律师,能把事情办好办好吗?你说在刑事案件中原告想靠亲密关系达到目的是没错的,也不能解决刑事案件问题,呢太狭隘、太绝对了?毕竟,多条路,多个渠道,也并非坏事,只通过辩护律师和正常的法律条文途径,不能赢面太少、路径太单一了么?

作为专精于刑事辩护的辩护律师,我不该无用理论,也不该专为嘲弄,只从我*近办理手续的一同诈欺刑事案件说起,踏踏实实的将刑事案件记述下来,是非曲折,让读者们自己去判断。

2019年8月下旬,所涉原告的母亲,通过朋友找到我,说自己的儿子(也就是原告)被公安拘押了,我问他,呢被刑拘了?是被控的什么罪名?刑拘申请书呢?多久了?原告的母亲含糊不清,一会说是诈欺,一会又说偷盗,疑犯也没将适当公文给亲属,对此案他们也不十分介绍。见此情形,在办理手续了委托相关手续后,我决定亲自到犯案地--武汉某远城区的拘押所和公安分局查证。

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先赶到拘押所,拿着授权相关手续和律所的函件,以及辩护彭晨,要求会见原告。结论拘押所经查阅后告知我,没那个原告。我感到奇怪,便驾车和原告的亲属一同到侦查的公安分局,找协办警长查证。

到了公安分局,我亮明身份后,侦查警长问,您有什么事?我说我是某时被控诈欺的辩护律师,想介绍那个案子是什么情况,拘押所目前未查阅到此人。

警长说:不可能的,您既然是辩护律师,就应该知道法律条文规定,我们这儿没人。

来回几次,警长终于告诉我实情,原来,原告是被拘押了,并非刑拘,经过沟通,警长也将适当公文开具给我,下面的确是以偷盗为名进行的拘押。而法律条文没明确规定需要把拘押的公文给原告的亲属。

这里也小小的嘿嘿拘押与刑拘的区别:拘押,只是一种较轻的行政处罚措施,通常是会差犯罪的标准,只是违反了《反扒行政第七十六条》,处罚依据也是前者。就是我们常说的治安刑事案件,比如大家常用的疑犯Organized抓卖淫的,或是日常推诿打架的,没造成重伤以上后果或是太大的经济损失的,通常如果处罚的话,常用的是拘押或是罚款或是二者**百七十条,拘押时间通常为5天、10天、15天,*长不能超过20天,期满被处罚人就一定会被释放,而且不能有所谓前科,原告有亲属的,通常会通知亲属。拘押通常都在拘押所执行,而并非拘押所(虽然这两个机构通常都在一同,但实际上是两块牌子,三套人马,体系也不一样)。在拘押期间,亲属是可以和原告会晤的。拘押,原告对处罚结论不服的,可以提起抗诉或是复议。

而刑拘就大不相同,原告是违犯的《刑法》,疑犯会给到亲属一份刑拘申请书,下面会载明,某时因被控某时罪,根据《刑法》的规定,被刑拘,将其羁押在某时拘押所。刑事案件,亲属就要非常重视了,因为原告通常就不能被轻易从拘押所放出来,即使后续被取保候审,刑事案件也不能轻易了结,如果没被取保候审,处于一直羁押状态,一关三五个月甚至更长时间,都是常用的,同拘押不一样,原告被刑拘,原告的亲属是不能和他会晤的。刑事案件,有着严格的侦查程序和侦查要求,而变数,无处不在。

所以说,决定找辩护律师前,一定要先弄清楚和确定,原告呢被刑拘了。

再回到本案。弄清楚了刑事案件情况,我对原告的母亲说:这刑事案件有两种情况,一是拘押期限届满,您的儿子就一定会被放出来;另外一种,有可能目前疑犯证据不足,采取刑拘尚达不到法律条文规定的条件,所以他们为了先控制住人,采取的一种侦查策略。但无论如何,都需要等拘押期限届满,再等几天吧。

等到拘押期满,原告的母亲给我来电,蔡辩护律师,我儿子被转为刑拘了,被控罪名为诈欺。

落实了消息,我便准备好材料,去拘押所会见原告。

许多人,包括亲属和较少办理手续刑事案件的辩护律师,都觉得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内作为较少、作用有限。甚至许多亲属出于各种考虑,往往到了法院审判阶段才请辩护律师。

其实恰恰自原告被刑拘之日起,辩护律师**时间介入,辩护效果能够达到*优,越往后效果呈递减状态。道理很简单,越往后,刑事案件经手的人越多,刑事案件的证据和事实就逐渐固定下来,想改变刑事案件的定性,由于牵涉面太广、考虑各方面因素太多,以及司法活动本身的惯性,就很难,辩护效果就会大打折扣。如同生病,对于大病而言,拖得越久,病害愈深、身体愈差,治疗效果肯定不如*初。

在那个刑事案件中,一方面,我每隔十天左右就去会见一次原告,给其提供法律条文咨询和刑事案件下一步走向的通告以及家事传达,比如他需要什么书籍,需要什么衣物等等,叮嘱了他相关注意事项,确保了原告的情绪一直很稳定,也让原告的亲属在外面安心。

另一方面,介绍了本案的此案后,我觉得本案取保候审的可能性较大,但仍需做大量工作,于是积极撰写取保候审申请和法律条文意见书,积极搜集和准备证据材料,同时告诉亲属,如果本案能早日拿到被害人的谅解书,对取保候审和刑事案件后续处理有极大好处。

同许多亲属一样,本案的亲属在找了辩护律师的同时,也希望能够找亲密关系,在我第二次去拘押所会见时,本案的亲属找了据称在当地政法系统有亲戚亲密关系的一位表兄,希望通过一手抓法律条文,一手抓亲密关系从而让那个刑事案件达到*好的效果。

后来,原告的亲属和这位表兄一共到被害人处去了两次,结论都没谈成,谅解没成功。

由于情况推进不顺,我对亲属说,这样吧,我亲自和你们去一趟吧,好好和被害人那边谈一谈,争取谈成,谈不成也要搞清楚那边的态度,必须有一个确定的结论。

就这样,我和亲属抵达深圳,到达被害人处(也就是原告所在的公司),公司的前台立即把我们拦住不让进去,并说总经理不在公司。顾不得太多,我们径直进入公司内部办公区找到了总经理并说明来意,但总经理依然含糊其辞,*后我们直接抵住公司总经理的门,强调既然今天辩护律师来了,就是为介绍决问题,必须有一个结论,无论结论怎样,但必须是明确的。后来又联系上一位法务副总,人在外地,想让我们过去谈,但考虑到被害人公司这边如果出具谅解书需要在本部盖章的问题,以及来回颠簸存在不确定性因素太多,我直接予以回绝了,并继续阐明了我方立场和本案的利害。

双方就这样互相拉锯了一天,我们也死死盯住了公司以及总经理,防止他们继续互相推诿和逃避,他们考虑一番并协调好意见,终于答应了我们的和解,同时出具了谅解书给我们。

刑事案件,如果想为刑事案件原告申请取保候审并取得成功,主要为两个方面:一个是实体方面,其一是刑事案件本身情况,即刑事案件本身以及所涉原告的情况是否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,这需要深入研究刑事案件情况及搜集相关证据材料;其二如果存在侵害对象,即被害人,能取得被害人谅解,对于刑事案件不论是取保候审还是后续走向都有极大好处。还有一个程序方面,即时间节点问题,根据刑事案件不同情况,在原告被刑拘之日起14天内、37天内,取保候审成功可能性*大,过了那个期限,就很难了。

我又积极和侦查机关进行沟通,先后数次提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和法律条文意见书,也提交了很多证据材料,看着沉甸甸的材料,亲属也放下心来,侦查的民警从刚开始的不太愿意和辩护律师沟通,后来每次去都有人接待并愿意配合及沟通此案。

而那位据称在当地政法系统有亲密关系的亲属的表兄,先后给我打了很多电话,每次问的问题诸如蔡辩护律师,案子到哪儿了?蔡辩护律师,下一步是什么程序?蔡辩护律师,您的法律条文意见书交了吗?蔡辩护律师,有什么消息了吗?

由于这位表兄是亲属的亲戚,我不好直接回绝,但问得多了,也不厌其烦,有一次我回了一句您这边既然有亲密关系,您也可以利用您的渠道介绍一下消息。

印象*深的一次,在我向检察院递交了法律条文意见书后,这位表兄在某天上午给我来电蔡辩护律师,我托亲密关系问了问,那个案子要逮捕啊,原告不能取保候审啊,这下一步怎么办呢?

我回答道首先,您的亲密关系我不清楚,您的消息来源我也无法查证,刑事案子,刑事案件办理手续有着严格的程序和办理手续要求,无论怎样,都是需要下发正式的法律条文公文的,而且会通知亲属,就本案来讲,我觉得我们取保候审的理由非常充分,材料也很扎实,还是等正式的法律条文公文吧。

结论到了下午,即本案原告被刑拘第37天,亲属给我来电蔡辩护律师,疑犯通知我们取保候审,我们现在在公安分局,公安分局要有一个武汉户口的保证人,我已经让我的那个表兄去找人了,表兄说没问题。

我对亲属说根据法律条文规定,除了保证人,你们交保证金也是可以的,保证金一千元以上就可以了,这样方便些,而且保证金是可以退的。

出于便利的考虑和为了尽快办理手续取保相关手续,亲属还是交了保证金。

原告被取保候审,虽然并不代表刑事案件已经终结,但算是一个刑事案件走向向好的信号。

再后来,我又跟检察院沟通刑事案件后续的走向。很偶然的,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突然对我说那个案子,除了您,还有别的辩护律师参与吗?或是有其他人参与那个案子吗?我说没啊,那个案子一直是我在办。工作人员说是这样的,在您上次来我们检察院交了法律条文意见书以后,就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来我们检察院想打听此案,还说您是他的助理,但是他无法拿出相关手续和证件,我们就没告知他本案的情况。

随之向亲属查证,那位年纪比较大的、到检察院去打听此案而未得的,就是那位表兄。

行文至此,如果读者耐心读完,一定仍有不解或是疑问:你那个案子很明显是个案,不能代表普遍性,而且从那个案子所表现的,是亲密关系没找对,并不能验证你的题目,即靠亲密关系无能为力问题。

其实我举的那个个案的例子,只是我*新办理手续的一个刑事案件而已,就以前办理手续的刑事案件,亲属们都试图通过本案中的途径,也就是靠亲密关系或找亲密关系去寻求过某种希望或是安慰,但*后都被证明是无济于事的。

如果非要对本文题目和主旨做一个原因上的解释,无外乎是:**种情况,没找对亲密关系或是根本以此为幌子,那当然达不到目的,也就是本文中的那个真实案例所表现的。我可以负责任的讲,绝大多数所谓找亲密关系,都是这一种情况。因为本身所谓找亲密关系,就是见不得光的,既然见不得光,如何验证真伪?

第二种情况,假设碰巧找对了亲密关系,找对了人,但就敢保证人家一定按照找亲密关系者的要求办事吗?如今实实在在的反腐败高压和全面依法治国的快速铺开,对于刑事案件如我上文所讲,能否取保或是从轻处理,一定是靠证据和刑事案件本身的事实,这是所谓亲密关系难以解决的;目前国家已经建立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的记录制度,即只要有人对刑事案件打招呼说情,那么就会被记录在案,轻则通报向社会公开,重则受到纪律处分甚至追究刑事责任,试问,谁敢拿自己的命运开玩笑呢?对于具体的司法工作者而言,需要对协办的刑事案件终身负责,一个刑事案件有许多环节,经手的人也多,法网之严密、流程之严格、监督之完整,如果司法工作者妄图做点手脚,他一生的漫漫数十载,都将在追责的阴影中度过。

作者:蔡家旭辩护律师,专注刑事辩护,承接全国刑事案件。

蔡辩护律师毕业于湖北大学法学专业本科,曾被武汉市武昌区司法局作为辩护律师代表选派赴北京大学进修,并获得进修结业证书。在武汉交通广播电台法律条文栏目担任讲座嘉宾,系中国法学会会员。

自执业以来专注刑事辩护,执业至今代理各类诉讼刑事案件数百件,拥有丰富的执业经验。为人热情诚恳,信仰法律条文与刑辩。情况紧急请电联13720241951(微信同号)

执业以来部分成功案例

1、北京某 p2p 公司西宁分公司被控非法经营罪一案(省厅督办)*终不起诉(前期被取保候审)

2、陶某时涉恶势力犯罪、寻衅滋事罪、开设赌场罪,所涉12人,为排名第二的被告人,

*终说服法官未认定恶势力犯罪,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九个月(前期被取保候审)

3、吴某犯诈欺罪,吴某存在多次作案等加重情节,且作为上游犯罪的被告人,经有效辩护,*终按照*低起点刑判处拘役四个月,缓刑六个月(前期被取保候审)

4、徐某犯贩卖毒品罪,存在多次贩卖、累犯、毒品犯罪再犯等加重情节,经有效辩护, 法院采纳辩护人的部分意见,从轻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一个月

5、陶某时犯协助组织卖淫罪,经过多次沟通、有效辩护,实报实销(关多久判多久),从轻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

6、阮某被控抢劫罪一案成功取保候审

7、梅某时被控消防责任事故罪一案(当地影响颇大,损失至少上千万),辩护人以原告无责任作为切入点进行无罪辩护,成功说服检察院不予批捕,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

8、杨某被控诈骗罪(所涉上千万,按照法律条文规定应当逮捕),辩护人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做无罪辩护,说服检察院不批准逮捕,成功取保候审

9、肖某时被控故意伤害罪一案成功取保候审(后被撤案)

10、刘某被控协助组织卖淫罪一案成功取保候审(后被撤案)

11、于某被控诈骗罪一案成功取保候审(后被撤案)

12、协办多起醉驾刑事案件(危险驾驶罪)被告人获得缓刑结论

  联系人:秦律师

   电话:400-568-7859

  传真:0536-26587889

  邮箱:admin@admin.com

  地址: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新华路99号

Copyright © 2022 潍坊大德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XML地图 潍坊大德律师事务所